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邱锴俊 > 反垄断的知识储备

反垄断的知识储备

商务部否决可口可乐并购汇源之后,有人批:“贸易保护主义”,有人体恤:“缺乏经验”。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:缺乏知识。

“知识?你是说知识?我们在反垄断法问题上已经掌握了大量知识……我们需要训练出大量法律人才,来进行反垄断法的执法。”

200645,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王晓晔曾如是说。

那天,经济学者薛兆丰问时任反垄断法起草委员会顾问的王晓晔:“中国反垄断的立法,是通过什么样的机制,来确保所谓的‘反垄断执行机关’具备充分知识,用以裁决哪一种商业行为有利于市场竞争、哪一种商业行为不利于市场竞争?”

薛兆丰的《商业无边界——反垄断法的经济学革命》一书,提到上述往事。

本文是一篇恶心的读后感:拾人牙慧、借汇源并购案反刍之作。正确的部分,版权属于别人;错且臭的部分,是我消化不良。

我理解,反垄断就像哥德巴赫猜想,它们共有两个特征:一、当其被证明,题目才得以成立;二、很难。  

反垄断仍可能是假命题

当前的“垄断”概念,杂糅了行政垄断、政府干预这些千夫所指的问题。而纯粹商业领域内的“垄断”及其利弊,还不能看清。根据市场占有率大小,商家从普通竞争者到寡头到垄断者。然而,商家究竟是在越过哪一个百分点之后,就突然面目狰狞起来,变成垄断者的,这背后显然没有足够的研究予以支持。

即便垄断成立,其利弊也有待考察。如果说竞争促成了垄断,那么我很难理解竞争的结果——垄断会是低效率的;如果是政府扶持、欺行霸市促成垄断,那么我们显然不该反垄断,而应该反政府干预,维护市场的合法秩序。

全世界都在反垄断,但被经济学所证明的有效的反垄断举措,也许还没有。反垄断的效果,应以结果论。但是,这可能是一项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未来评价此次否决并购之举,只能将并购被否后的果汁市场与之前的作比——这无疑选错了参照物。但是,我们也无法进行一次对比实验,一边是并购通过组,一边是并购否决组,最后对比消费者所享受的产品和服务。

关于并购,媒体和认识不深者,容易对以“恶意推断”,觉得大鱼吃了中鱼,再吃了小鱼,此后必然滥用其市场地位,谋取暴利。

具体到汇源并购案,论者还容易被高溢价、以及汇源此前的市场地位影响,认定可口可乐的并购行为,是不计代价抢市场。

实际上,并购,是市场经济调整资源配置的常规手段。并购后,原材料、产能、人才、销售渠道这些资源都将重新整合,一般而言,这种整合将使资源利用更有效率,否则何苦要并购?

无论哪一种并购,都是对被并购者的一种惩罚:企业所有者资产权益的兑现,取决于与买家的讨价还价,未来可能的利润亦属他人;企业管理者乃至普通员工,则可能失去奖金、丢掉工作。

推荐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