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邱锴俊 > 【绿色芬兰片段】飞机“进站”

【绿色芬兰片段】飞机“进站”

博主:9月1日-6日,我受芬兰独立媒体机构Finnfacts邀请,以“清洁技术解决方案”为主题访问芬兰。除了关于芬兰提高能效的报道(),还有若干片段萦绕在怀,遂录之在此,是为“绿色芬兰片段”。

2004年7月5日,F1车王舒马赫上演了最具智慧和观赏性的演出。在这次法国站的比赛中,舒马赫前所未有地四次进站,巧妙夺得冠军。由于将所需油量分四次加入,赛车大部分时间以轻油状态行驶,法拉利的速度优势因此发挥到极致。舒马赫不断刷新最快圈速。第57圈时,他已领先第二名20秒余,足以再进站一次并在出站时保持第一。

“轻油”显然减轻了赛车负担,提高了效率。这对飞机同样有效吗?

芬兰航空可持续发展部副总裁Kati Ihamaki说,是的。

从纽约飞到德里,直飞和经停赫尔辛基,哪种方式更经济?

据芬航统计,空客340-300直飞航班耗油101吨,而经停赫尔辛基,只需92吨燃油,此外,还可少排放28吨二氧化碳。不过,乘客因此要增加半小时的飞行,和在赫尔辛基转乘的时间。

就算飞机“进站”更经济,乘客又何必选择赫尔辛基?

拿出一张地图,从法兰克福飞上海,最佳航线自然两点画一直线:10450公里。

真的是这样吗?Ihamaki称,如果飞行路线经过赫尔辛基,距离只有8950公里。

为什么?

Ihamaki:因为地球是圆的。就亚欧航线等多个航线而言,芬航基地赫尔辛基,是最佳经停点。


地球是圆的

在能源紧缺和人类环保意识不断加强的背景下,芬航为自己增添了好几项与此相关的卖点。这些卖点看似“小伎俩”,似乎比常识更进一步,又似乎在挑战你的智商。让你诧异之际,又有些狐疑。

除了飞机“进站”,CDA(continuous descent approach,持续降落)降落方式,也让人有类似感觉。省油是省油,但让我们这些乘客想来,还是有点担心,哪天油没带够怎么办。而且,对比一口气从2000米高空直扎地面,通常的分阶段下降的方式,听起来好像更安全些。

当然,这是小老百姓的想法。CDA已经在相当范围内被认可且应用。北欧航空从芝加哥及纽约到瑞典的定期航班已采用了CDA。UPS的货运飞机也采用了CDA。

与这些环保卖点对应,芬航号召旅客做“聪明的旅客”(smart traveller)。具体的号召包括,选择现代化飞机执飞的航班;避免大的、过于拥挤的机场;选择联合运输的航班等等。如果做好了这些,乘飞机出行的排放量可以节约30%。

为什么要“避免大的、过于拥挤的机场”呢?芬航未作过多解释。不过,芬航有个不大不小的基地:赫尔辛基万塔机场。

芬航网站上还有排放计算器工具,我算了一下自己飞往赫尔辛基的“环保账”:飞行距离6313公里,油耗182升,排放二氧化碳458公斤。一个人每天呼吸排放的二氧化碳是0.9公斤。我这一趟来回,相当于呼吸排放1017天。那些“空中飞人”排放的二氧化碳,不知道够他们呼吸几辈子。如果按这个比例把碳排放量折成阳寿,碳交易市场肯定更活跃。碳捕获等技术,也会更为普遍的使用。

芬航宣称的“进站”优势,通过排放计算器也能显示出来:从上海经赫尔辛基飞巴黎,距离9294公里,每人油耗278升,每人排放700公斤;如果经法兰克福的话,距离9313公里,油耗286.2升,排放721公斤。

芬航对于基地、办公区的节能也有诸多举措。Ihamaki说,公司给我一车,还是自行的。

推荐 8